????非非。听着卫生间“哗哗”的水声,不觉心痒难搔。过了一会,终于按捺不住,推开了卫生间的移门,闪身而入。正在洗浴的秦玉看我进去,吃了一惊,忙用毛巾挡在面前道:“你怎么进来了啊?我还没洗好哪!”我也不顾她的惊诧,故作急切地说道:“天气真热,身体难受,一起洗吧。”边说边把衣服脱了,挤了过去。她见我这样,也没有办法,只好让了一半的水流给我。我冲了一会水,笑盈盈地看着她,她被我看得不好意思,低着头,转过身去。在卫生间蒸腾的水汽中,我见她黑发润湿,身材颖秀,肤如凝脂,神态娇羞,不觉性起,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。

????她猝不及防,“哎呀”了一声,身体想躲避。但是,怎奈卫生间区域狭窄,无处可避,仍在我的掌握之中。在潺潺的水流之中,我的手在她的身上到处游走,享受着软玉温香。在我的的肆意侵犯之下,她的各处“关隘”逐渐失守,不一会儿,就城门洞开,放弃了抵抗,并开始配合我的进攻。我见她娇喘吁吁,美目迷离,知道她已失去抵抗能力,就决定发起新一轮进攻。

????激战过后,秦玉浑身酥软,玉体如绵,躺在一旁静静的“休整”。我见她脸颊桃红,星眸半闭,香唇微启,轻轻娇喘的媚态,忍不住又把她抱在怀中。两人依偎在一起,交颈而眠。

????不知过了多久,我醒了过来,一看手表,已经十点多了。看看时间不早了,我就起床穿衣。“窸窸窣窣”的穿衣声惊醒了秦玉,她张开秀目,慵懒的问道:“怎么,要走了啊。”我上去拍拍她的脸颊,说道:“不早了,我走了。你继续睡吧。”她点点头,说道:“好吧,回去路上小心点。我就不送你了啊。”我说:“不用、不用。”亲了她一口,就出门而去。

????结局

????天气是越来越热了。这天上午,姚艺过来请我在一些报表、票据上签字。我一边接过报表和票据,一边打量了她一下。她穿着一件深蓝色短袖蕾丝边的线衣和一条过膝的长裙,脚上肉色丝袜和一双半高跟的皮鞋,显得庄重而飘逸,隐隐透出成熟女性的风韵。见她打扮得不错,不禁多看了她几眼。姚艺轻轻地一笑,叫了一声:“赵总。”我回过神来,赶紧震摄心神,埋头签字。签完票据,我随口问她:“姚姐,最近还好吗?”她微笑道:“还好,就是事情比较多一点。”我说:“是啊,这段时间业务量比较大,大家都忙啊。现在抓紧一点,到年底就轻松一点啊。”随后又问了她部里的一些事情,姚艺都一一作答。看看差不多了,她就告退了。临出门的时候,我随口问了她一句:“姚姐,什么时候我们再聚聚,吃顿饭。”姚艺的脸上霎时飞起一抹红晕,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,轻轻说道:“忙过这阵子吧。”款款而去。

????我又处理了一些事物,忙了一个上午,直到临近中午的时候才处理完手头的事情。感觉有点疲累,我就把身体靠在椅子上,微闭双眼,头朝后仰,放松一下。这时我多年以来养成的休息习惯,每当工作紧张的时候,我都用这种方式来消除疲劳,效果还是不错的。闭着双眼,我的思绪却漫无边际地神驰万里。我也不去控制它,任它信马由缰。思绪飘荡了一会,突然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中闪过,哎呀,由于忙于工作,我竟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。

????上次在外经贸委与儿时的玩伴夏月重逢后,由于时间关系也没有继续深谈,本来打算请她一起聚聚,叙叙旧,由于前段时间琐事繁杂,竟然忘了,不知她会不会有想法。拣日不如撞日,今天晚上正好我没有什么事,邀她一下。

????想到这里,我拨通了她的办公室电话。她一听是我,也显得高兴。我问她晚上有没有空,把想请她聚聚的意思给她讲了。她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本来我们委里晚上要接待一个其它城市的对口单位,要我也去作陪。我本来也厌烦这些迎来送往,对方的人又不熟悉。这样吧,我请假,不去了。”我问她:“这样行吗?领导会不会有想法啊?”她爽快地说:“没事的,我会搞定的。”我说:“那我约几个朋友一起聚聚吧?”她马上说:“也别叫什么人啦,就我们随意聊聊天就行了啊。如果叫朋友,我还不如去陪客人哪!”听她这么说,我说:“好吧,订好地方,我通知你吧。”她说:“环境幽静一点就行。这两天一大堆事,搞得我头都大了,就想清净一点。”我故意严肃地说:“坚决贯彻好领导的工作意图。”她在电话里“哈哈”笑道:“少来这一套。”说完把电话挂了。

????下午一上班,我就把聚会的地点告诉她。晚上下班后,我立即赶到了聚会的地点—青云庄。青云庄位于城市的边缘,以一位明朝大儒在此讲学置经而出名,山庄四周绿荫环绕,环境清幽。去年,这里开设了一家私家菜馆。我应酬客人的时候来过一次,觉得环境不错,菜也做得地道。于是,今天就把聚会点放在这里,预定了一件偏僻的雅间。过了一会,夏月也到了。我见她脸色晕红,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。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,衬得肌肤肌肤胜雪。我接过她的提包,帮她挂在衣架上,问她:“有点热吧,要不我把空调开得低一点?”她摇摇头,说道:“不用、不用,刚从外面进来有点热,过会就好了。”说完,坐了下来。我也跟着坐下,拿起菜单征询她的意见。她皱皱眉头,说道:“哎呀,我最不会点菜了,你安排吧。”我就点了几个这里的特色菜,对服务员交代了几句,让她赶紧上菜。

????我问夏月:“领导工作忙啊,很辛苦吧。”她点点头,说道:“最近是比较忙,市里比省里忙得多啊。”我说:“那当然啊,在这里你是委里的领导啊。”她笑笑说:“你就别寒骖我了啊,我这个领导当得怎么样,我自己知道。”我笑道:“领导毕竟是领导,不一样啊。一个人在这里挂职,生活还习惯吗?”她说:“还好,生活还习惯,委里在招待所专门给我安排了一间房间,吃饭就在招待所食堂,条件还不错。”

????这时,服务员进来了,先给我们上了几个冷菜。待服务员出去后,我感慨地对她说:“我们有20多年没有见面了吧。”她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时光如电啊,儿时巷子里的那些事情还历历在目,我们却都年近不惑了啊!”我问道:“以前的同学你还有联系吗?”她摇摇头,说道:“长大以后,人生道路各不相同,也没有什么联系了啊!”

????https:/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