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,我的女人,还轮不到你来动手(3000+

作品:《嫡女重生,误惹腹黑爷

????嫡女重生,误惹腹黑爷 作者:夏沐夕颜

????狂妄,我的女人,还轮不到你来动手(3000+)

????此次宴会一直持续到大半夜,夏吟去看了司徒雪,之后便和司徒昊一同回府!

????凤轻歌和三位和亲公主打了招呼以后便也带着大熊朝外走去!

????“凤世子请留步!”宫门口。凤轻歌被一个小宫女拦!

????凤轻歌停,来人是谁他并不好奇,就连身子都未曾转动一,仅仅是停了步伐而已!

????小宫女有些不满,却也不好表现出来,只得四处打探了一,压低声音说道:“凤世子,我家主子有事与您相商,还请移步!终”

????“没兴趣!”凤轻歌把玩着手里的折扇,听清楚之后丢几个字便迈开步伐继续朝前走去!

????“你,别给脸不要脸!”小宫女一横,直接挡在了两人之前配!

????凤轻歌眼睛一寒,嘴角勾起,似是嘲讽,又像是玩味,真是不要命了,居然连他也敢拦?

????不等他吩咐,大熊已经闪电出掌,小宫女的身子立刻飘出一仗多,宫门口已经有士兵朝这边看来!

????“你大胆!”小宫女很是不满,不过就是一个世子罢了,在他们国家里居然还敢这么横,她挣扎着起身,便又做出攻击的动作!她的任务还未完成,怎能放他们离开?

????“住手!”一声女声响起,将宫女的动作给制止,只见又是一个宫女打扮的女人朝这边走来,只不过她还穿了一件斗篷在外边,帽压得很低,看不清面貌!

????“主子,您怎么来了?”小宫女收起手,规规矩矩的跟在她后边!很是恭敬!

????“我若是不来,你还不反了天了?”来人声音一提,小宫女吓得说了句不敢!

????“……”凤轻歌并未说话,也并未转身,女子眼里闪过不悦,却依旧走到他前面站定,将自己头上的斗篷扯,露出精致的容颜!

????“都是本妃管教不严,惊扰了世子,世子可否看在本妃的面子上,饶了她这一次?”

????“你的面子?”凤轻歌不答反问,“那么,你又是个什么东西?”凤轻歌似有似无的笑着,说话不留丝毫情面!

????“本妃是大皇子妃,今日拦截,实在是有要事相商!”秦雨强行压心里的不快,柔声说着!

????“哦!”凤轻歌点头,他当然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,但是,他凭什么浪费时间听她废话?

????抬眼看了眼天色,当真已经很晚了,他打了个哈欠,直接迈开脚步继续走去,干净利落,没有半点要停来的意思!

????“难道,凤世子就不想得到夏吟么?”秦雨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带着笃定的语气,她料定凤轻歌会对这话感兴趣,可是,她还是错了!

????“……”凤轻歌脚步都未曾顿一,继续走去,仿似秦雨说得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!

????“凤世子若是肯与本妃合作,日后,本妃定会将夏吟完好无损的送到你的身边!”秦雨接着说道!

????眉头却是皱了起来,若是她的观察没错的话,这位凤世子定是对夏吟存着不一样的心思!

????他整个宴会都表现的很是淡然,但是看向夏吟的目光比其他人多了一些,也是因为这个,她才定决心想要赌一赌!

????凤轻歌已经上了轿子,掀开轿帘潇洒的钻了进去,并不给秦雨说话的机会!

????“凤世子当真不喜欢夏吟?”秦雨喊道,带着鱼死破的决裂!

????“那好,既然这样,本妃就让她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”

????“啊,咳咳,放开,你放开我!”闻言,轿中的凤轻歌眼睛一寒,一个闪身已经出了轿外,一手毫不留情的捏住秦雨的脖颈!

????秦雨死死的抓住凤轻歌的手,阻止他再往前一分!

????“你给我听好了,本世子没有与人合作的习惯,我想要的东西,我自己会去争取!”说罢,手上的力气又加大了些,秦雨一个不会武功的女人,力气可想而知!

????她整个脸涨的通红,眼泪已经掉了出来!说话已经变得不利索!

????就连呼吸空气都成了一种奢望!

????这是一种濒临死亡的恐惧,她能感觉到,要是凤轻歌愿意,她定会死在这里!他根本就不在乎她的身份,也根本不担心杀了她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!

????这一刻,她才发现,这是一个狂妄至极的男人!

????“还有,夏吟的命是本世子的,你若是敢动她一个指头,本世子定当加倍奉还,别以为本世子跟你说笑,本世子说到做到,你最好给我记住了!”说罢,掏出腰间的丝帕擦了擦手,像是嫌脏一般直接丢弃,之后,如之前一般头也不回的走掉!

????“咳咳!”秦雨瘫坐在地,脸色铁青,劫后余生,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儿,眼睛死死的盯着已经渐渐远去的马车!

????心底透着害怕,整个人都在颤抖,小宫女使了很大力气才将她扶起,她眼中射出嫉妒的光芒,凭什么?凭什么这些优秀的男子各个都要将夏吟当宝?她到底哪里比得上她?

????哼,你们越是在乎她,我就越要

????tang摧毁她,你们越是喜欢她,我偏偏不让……

????此刻的秦雨,心里已经扭曲,嫉妒和恨盘踞了她的整个大脑,她也忘了自己刚刚险些丧命的事情……

????“世子,您打算告诉王妃实情么?”轿外,大熊问得一脸认真!

????既然主子喜欢夏吟,为何还看到大殿上那两人卿卿我我他会丝毫没有反应?

????“嗯?王妃?”凤轻歌轻笑,像是不满意大熊这样的叫法!

????“哦,不,夏吟,不对,世子,属应该怎么称呼?”大熊一时也是懵了!

????“世子妃,或者,主母!”凤轻歌淡淡回答!

????“是!”大熊爽脆的答了一声,一个鞭子抽在马背上,马车渐行渐远,一会儿便彻底融入夜色,直到,再也不见!

????王府偏房

????欧阳怜仔细的做着针线活,她的手艺很好,做工很是精细!

????小香垂头丧气的拿着鸡毛掸在一旁收拾,眼睛一直瞟着欧阳怜!

????许久之后,像是实在受不了自己跟了这样不争气的主子,疾步走了过去,一把抢了欧阳怜正在缝补着的袜子,直接砸在了地上!

????“主子,您做这么多有什么用?王爷会看见么?他会知道么?您的心意,他又懂么?”她指着欧阳怜脚边的一个篮子。

????这样看去,篮子里已经做了很多成品,均是崭新的,从颜色,款式和样子上都可以看得出来,这些都是为司徒昊准备的!

????“还有您的那些画,每天只会画王爷一人,既然您这般喜欢他,那就干脆告诉他好了,这样一个人闷在这里,有什么用?”小香说得气急败坏,她怎会跟了个这般愚蠢的主子?

????“今日王爷王妃进宫,那是多热闹的事情啊,外界也一直有传言,王爷王妃情比金坚,他们都这样了,您还能在这里缝缝补补的,您真是淡定!”

????以前在自己府里不争不抢也就罢了,这会儿已经嫁了人,若是在不争,难道她想在这里孤老终身么?

????不,那样的暗无天日的日子,想想都会觉得恐怖!小香惊恐的摇头,她才不要过那样的日子呢!

????“哎!”欧阳怜叹了口气,并未责怪小香,俯身,捡起被她丢弃的袜子,拍拍灰继续逢了起来!

????“主子,您得为自己的以后想想!”

????“小香,你不懂!”你不懂我对他的感情,你不懂我心里的苦,我是爱他没错,可是,我更希望看见他幸福,至于自己,没有了他,即使会孤苦终身又如何呢?

????欧阳怜勾唇,有些苦涩的笑笑,只要他开心,她愿意一辈子傻去!

????“是啊,奴婢是不懂!”小香嘲讽,她是不懂主子怎会有这样愚笨的想法,就算不争不抢,那也要想办法怀个孩子才行啊?

????看了一眼欧阳怜,愈发觉得自己这个主子不成器,她皱了皱眉,懒得再说!

????一把丢掉手里的鸡毛掸,愤愤的转身出去了!

????既然主子不愿意,那她就自己去争取好了,她才不要一辈子寄人篱呢!

????欧阳怜看着小香的背影,深思!

????她一早就知道小香不是一个安分的主儿,但毕竟跟了她很多年了,虽然一直心高气傲,但也还算安份,只愿这次,她也不要做出什么太过火的事情来才是!

????垂头,不再管外面的事情,继续绣了起来!

????二更奉上,谢谢大家!

????狂妄,我的女人,还轮不到你来动手(3000+)

????言情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