囚禁,最是无情帝王家(6000+)

作品:《嫡女重生,误惹腹黑爷

????嫡女重生,误惹腹黑爷 作者:夏沐夕颜

????囚禁,最是无情帝王家(6000+)

????嫡女重生,误惹腹黑爷,囚禁,最是无情帝王家(6000+)

????乾阳殿

????之前同司徒昊一同随行的十几位御医一同跪在地上,像是跪了许久,众人额头不断流汗滴来!

????本是个寒冷的夜晚,众人却只觉得压迫!

????上位的人将他们叫来以后便一直不曾说话,只让他们在这跪着,都是一把老骨头了,如何受得住这样的折磨呢!

????刘太医只觉头眼晕花,眼看就要跪立不住,整个人朝旁边倒去铄!

????“哎呀,老刘,没事儿吧!”撞到了一旁的王太医,两人狼狈的起身,虽已经刻意压低了声音,但是在这个空旷的大殿却显得特别的清晰!

????刘太医摇了摇头,这一摔,倒是清醒许多了瑚!

????“刘太医当真是年纪大了,只是这么一会儿,便撑不住了么?”皇帝的声音幽幽传来,冷冽的语气将寂静的大殿衬得有些阴森!

????还没重新跪好的刘太医,便又被这个声音吓得栽倒去。呦观昶晓

????“皇上恕罪!”不敢说自己在淮阳整日整夜的没睡觉,也不敢说自己回来的路上受了多少颠簸让他体力不支,做为臣子,他唯一能做的,只是求皇帝原谅!

????“恕罪?你倒是说说,你做错了什么要朕原谅你呢?”老皇帝眼色深沉,狭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线,语气冷然!

????“……”刘太医一阵无语,最是难猜帝王心了,他又如何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他?

????“要朕说啊,你们都有罪,你们都该死!”

????“皇上饶命呐!”在这里的都是一些宫里的老太医了,有的还是两朝元老,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况且,他们都只是一些太医院的大夫,平日了兢兢业业也就不说了,这刚刚解决了瘟疫回来,不奖励也就罢了,这会儿还说他们都该死?

????众人心里一阵苦涩,想着若是躲过这一劫,便辞去太医院的职务,回家养老了,这种时刻提着脑袋过日子的生活,当真是让人觉得窒息!

????“哼,朕且问你们,你们给三王爷治病有多久了?”

????“回禀皇上,十年有余了!”

????“十年,整整十年,你们都找不到解决办法么?是当真不知道王爷得了什么病,还是你们根本没有尽力?”

????“皇上,是老臣能力不足,愧对了皇上的期望,老臣只辞去太医院医守一职,从今往后,不再涉足医者半步!”刘太医抹了一把冷汗,这件事情,是他愧对王爷了!

????“哼,自己能力不足还想一走了之?”皇帝起身朝众人走来,语气变得更加的森然可怖,那缓慢的步伐,像是走在众人心里一般,跪立的几人身体都开始哆嗦起来!

????就在众人觉得活不过今夜的时候,老皇帝才突然开口:“朕倒是觉得,犯了错应该想办法将功赎罪才是,刘太医,朕说得可对?”

????“是,是!皇上说得极是!”皇帝突然转变的语气让众人猝不及防,猜不透皇帝的心思,却也明白,辞官这个想法,是不可能实现了!

????“好,今后就好好的待在太医院吧,你们当中有些人可是两朝元老了,说不定,还能是三朝元老呢!”

????“老臣惶恐!”皇帝的话,让众人越发琢磨不透他的心思,只得惊恐的听着!

????“呵,这可是莫大的殊荣,怎能说惶恐呢?”皇帝冷笑一声,甩开长长的龙袍,又回身坐到御案前!

????“朕且问你们,这么多年,我那可怜的三儿子得了什么病,你们当真不知道么?”

????“回禀皇上,三王爷的脉搏很是奇怪,像是中毒,又像是得病,真的很难诊断,老臣隐约觉得像是他的体内有毒素,可又猜不透到底是种了什么毒!”

????回话的是一个年纪稍微小一些的太医,听到这话,刘太医眼睛一闭,露出一些惋惜的神情来!

????“哦?那现在,三王爷的脉象又是如何呢?”

????“脉象平稳,无不正常的地方!”答话的是大殿上替司徒昊把脉的太医!

????“嗯,朕知道了,你们且先去!”

????“刘喜,你不是说不会留任何破绽么?”老皇帝的声音压得很低,却透露着威严!

????“奴才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,已经派人去查了!”燕燕于

????“尽快查明!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“皇上,刚才的事情……”刘公公不曾言明,皇帝却已经知道他指的是什么!

????“……做了吧!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“还有事?”

????“皇上,老臣只是在想,三王爷会不会已经知道了些什么?”

????“知道如何?不知道又如何?刘喜,胳膊始终是拧不过大腿的,他知道了也好,刚好让朕看看,我的这五个儿子,到底有多大的野心!朕的这个位子,可不是谁都做得稳的!”

????“皇上英明!”

????“刘喜,你从我还是皇子的时候就跟在朕身边了,你说,朕的这些儿子中,还有谁如我当年一般狠辣?”

????“……”这话,饶是刘喜胆子再大也不敢回答了!

????“罢了,朕知道你的想法,刘喜,朕可就只有你一个可以交心的人了!”

????“奴才的荣幸!”

????“邻国的贡品什么时候到?”

????“按日子来算,就在这几天了!”

????“嗯,给我那三儿子送去,记住,亲眼看着他吃了再回来!”

????“是!”刘喜眼睛闪了闪,恭敬的应!

????良久,乾阳殿又恢复昔日的平静!

????在路口,刚才说话的太医正漫步回家,再过十几米就是府里派来接他的轿子,看着这白茫茫的雪花,他突然有一些不好的预感,加快脚步朝轿子走去!

????“嘶!”只听一声轻微的响动,前面突然冒出两个黑衣人挡了他的道,来不及出声人已经倒!

????黑衣人试了一,已然断了气了!只是那睁大的眼睛还未曾闭!

????利落的扛起尸体又迅速消失在原地!

????大雪纷纷扬扬的着,没一会儿就覆盖了刚才留的血迹,那夜,轿子整整等了一夜,可是府里的家丁始终没有等来他们的老爷!

????王府

????“爷,为什么院子里全是梅花?”夏吟软趴趴的趴在司徒昊怀里,这么冷的天,她却非要打开窗子望雪!

????白茫茫的雪多好看呀!可是那开得红艳艳的梅花是什么意思?

????“因为陆叔喜欢!”

????“哦!”听闻是陆叔喜欢,夏吟便不多说什么,她本来想着,若是这些是司徒昊喜欢的,那她就得想办法拔掉一些才行,可是陆叔……

????夏吟吧唧了一嘴巴,努努嘴,眼睛转了一圈,事情貌似不太好办?

????“又在想什么了?”

????“嗯,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在前院种了这么多的梅花!”而她最喜欢的梨花居然只有一棵,还该死的种在了后院!

????“陆叔说,红色的东西,看着吉利!”司徒昊将巴抵在夏吟的头顶,眼里隐藏的笑,他貌似已经猜到夏吟的想法了,只是,夏吟不说,他就故意不点破!

????“……”好吧,这样的理由,她实在没有办法说出口!

????“怎么,娘子是想种上梨花?”看着夏吟焉了去,司徒昊麻利的收起自己逗弄的心思,柔声问道!

????“啊?”夏吟可爱的眨眨眼,她的想法,这人都知道啊?心里涌出一股甜蜜,嘴角也跟着扩大,可是,夏吟脑子迅速转了一圈,人们都说梨花有分离的意思,小嘴一撇,她才不想和司徒昊分开呢:“王爷,还是算了吧,梨花是白色的,种在这里不吉利!”

????“本王向来不迷信,喜欢的话,来年种上就是了!再说了,娘子煮的梨花茶口感可是很好的,自己种了也就省四处买梨花的钱了!”

????夏吟笑得眉眼弯弯,这人,顺应她的喜好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,可是怎么办呢,她就是喜欢这个样子的他啊!

????不过,说起钱,她倒是想起了一件事儿:“王爷,我听管家说,上次我落水的那事儿,你可是敲诈了丞相府不少银子呢?”

????“嗯,是有这么回事儿!”司徒昊歪头,稍加思索,陆叔真是胆子大了啊,怎么什么事都告诉夏吟呢!

????浩遥天

????“那王爷,那些银子既然是敲诈来的,是不是应该分我一半才对?”

????“……”司徒昊嘴角一抽,夏吟怎么跟他一样好钱?

????“可是娘子啊,我的不就是你的么?”

????“嗯,可是我的还是我的啊!”点头,这个夏吟是赞同的!

????“你人都是我的了,你的银子居然还是你自己的!”司徒昊挑眉,这样算来他好像比较吃亏啊!

????“哈哈,追到我才算是你的!”夏吟在司徒昊怀里巧妙的转了一圈,脱离司徒昊的怀抱以后迅速朝窗外了出去!

????她一直很好奇司徒昊的武功到底有多高,却一直没有机会,眼刚好适合,她当然得满足一她的好奇心了!

????明白了她的意图,司徒昊当然不能让夏吟失望,解开脖颈上的狐皮,一个闪身便也追了出去!

????两人在雪地里打得昏天暗地的,莫凡莫洋干脆现身看着这次对决,王爷真是有很久没有展示过了啊,这么精彩的瞬间,他们怎么可以错过!

????“王妃,加油!”

????“王妃,你要小心啊,王爷要出右手啦!”

????“哎哟,王妃,这招用的不对啦!”

????“哎呦我的爷,王妃是个女孩子,你手要轻一点才是啊!”

????“怎么这是,怎么还打起来了?”凤菊正在为夏吟整理那些还没有坏掉的梨花,听到动静便也跑了出来!

????“哎哟,凤菊,你别挡道,快让开!”只见刚刚还劝司徒昊要怜香惜玉的莫洋,居然一把将凤菊扯开,力度之大,直直让凤菊在雪地上转了个圈,脚还是不稳,跌跌撞撞的将正在看戏的莫凡撞翻,于是,两人华丽丽的相拥着躺倒在雪地上了!

????“莫洋,你大爷的没看见我在这里么?”看清楚怀里的不明物体,莫凡大吼!

????“哥,我这不是再为你制造机会么?”眨眼,莫洋笑得春风得意!

????他为自己无意当中创造的奇迹很是满意!

????“去你大爷的机会,就这男人婆,你喜欢给你啊!”在莫家俩兄弟眼里,凤菊是一个十足的男人婆,学武功的时候摔倒了不会哭,受了委屈不会嚷,被他们兄弟打击了不会难过,有时候他们故意夸奖她也不见会脸红!

????种种迹象表明,凤菊就是一个投错了抬的男人!

????“敢说我男人婆,莫凡,你活腻了是吧!”再次被莫凡推翻在地的凤菊,吐了嘴里刚刚被强行砸进去嘴里的雪,一个打滚朝着莫凡抓去!

????“哎哟,男人婆……呸,不是,凤菊,我的姑奶奶,小的知错了,你绕了我吧!”莫凡一看这架势,瞬间跑出一仗多!

????“老年纪就那么大,可以当你姑奶奶了?”闻言,凤菊一个不乐,更是卯足了劲朝着莫凡追去!

????“哎哟,我的小祖宗耶,我错了还不行么?”莫凡一边抱头躲开,一边大声嚷着求饶!

????“靠,祖宗?你家的祖宗只有我这个年纪啊?”

????……

????若是论武功,凤菊当然不是他的对手,可要是论撒泼,那十个莫凡也不是凤菊的对手啊!

????于是,院子里再次上演一出好戏,莫洋干脆盘腿坐在地上看戏,莫凡被追着满院子的跑,身后是凤菊接近疯癫的疯狂模样!

????夏吟和司徒昊停,窝在司徒昊怀里笑得像个孩子!

????陆叔还抓了把瓜子在旁边磕着,整个场面尤为和谐!

????“王爷,皇上身边的刘公公来了!”门口的侍卫跑来禀报,夏吟明显感觉到司徒昊身上的气温都降低了些!

????就连抱住夏吟的手也放开,自己走到房坐!

????“请!”轻飘飘的从嘴里吐出一个字儿,脸上的笑也戛然而止!

????“奴才给王爷,王妃请安!”刘喜可不是一个人来的,身后还跟了几个小太监,手里都捧着一些东西!

????司徒昊的眼睛沉了沉,不动声色的转移了目光,盘子里是什么东西,他心知肚明:“刘公公可是父皇身边的红人,本王如何担得起,快快请起!”

????“那是皇上抬爱了,邻国进贡的贡品昨儿个才到皇宫,这不,皇上疼爱王爷,叫洒家今日就赶紧给王爷送来了!”到底是宫里的老人,说话不卑不亢!无限动物分身

????还径自忽略了司徒昊话里的嘲讽!

????“来,给王爷送过来!”第一个端上来的果子,便是每年这个时候一定会送来的蚀欢果,夏吟虽说没有见过,却从司徒昊的眼睛里看出来了!

????想罢,一个箭步朝司徒昊的方向跑去,“王爷,这是什么东西啊,妾身以往怎么不曾见过,长得真好看!”她跑得很猛,竟是一子将小太监撞倒,小太监一个不稳,盘子从手里翻了去!

????“哎哟,抱歉抱歉,妾身只是太激动了,不曾看见这位小公公!”

????小太监打翻了贡品,本就吓得不轻,这会儿正趴在地上等着责罚!听见夏吟的话,小太监欲哭无泪,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么?他这么大个人在这站着,怎会看不见?

????再说了,王妃的这一个不小心,他可是会掉脑袋的啊!这么一想,他只觉得事情变得很是恐怖,两眼一翻,直接晕倒了

????这是皇上赏的东西,王爷还没尝到便已经全部掉了地,这可是很大的罪名呢!

????“刘公公,你看,这东西都脏了,吃是肯定不行了,这可如何是好?都怪我,怎么这么不小心呢!”夏吟可怜巴巴的望着刘喜,眼里全是后悔之色!

????“这些果子看着都挺新鲜,虽说有些可惜了,但娘子也不是故意的,改天我进宫跟父皇说清楚就是!”夏吟的举动,司徒昊明了,这个办法看着很笨,但是夏吟肯为他花心思,他心里还是觉得开心!

????刘喜抬头,看向夏吟的目光有些不善,见司徒昊这般说,便也不好责怪!

????“王爷不必觉得可惜,皇上想着王爷喜欢,今年特意让洒家多带了一盘子过来!”刘喜挥手,便又有一个小太监端了上来,夏吟心里突然就燃起一股愤怒,这老皇帝,是摆明了要让司徒昊死呢!

????怕出意外居然还特意多带了过来!司徒昊体内的毒素本就存在,之前太医查看的时候是他用内力将脉象做了转变,体内的毒素也做了压制,可是,若是再吃,难保不会再次病发……

????“刘公公切记替我多谢父皇,陆叔,来,将东西收吧!”

????陆叔冷沉着脸,一言不发的上前准备接过,小太监却是死死抱着不放手!

????司徒昊挑眉,“怎么,这不是父皇给我的么?这会儿怎又会舍不得了?”

????“王爷,皇上说,今年可就这有这些了,放几天可就坏了,皇上要老奴看着王爷吃才能安心!”

????夏吟捏紧了拳,是安心还是放心?

????但是,刘喜已经将话说到这种程度了,司徒昊,他是不得不吃了!

????“还是父皇想得周到!”司徒昊对夏吟投了个安心的眼神,径自拿起一颗往嘴里塞去!

????“嗯,还是跟以往的味道一样,如此甘甜,若是母妃还在的话,就好了!”绿色的汁液从嘴角溢出,确认司徒昊吃以后,刘喜才告辞离开!

????“王爷!”夏吟上前一步扶住!

????“放心,我没事!”张嘴,将嘴里的果子吐出,居然还是一颗完整的!

????夏吟眼睛一亮,这么说来,司徒昊没有吃去!

????司徒昊侧身,在夏吟看不见的东方将刚才吃去的那颗核吐了出来!这种情况,怎么可能套的掉?

????再说了,刘喜的武功,可不在他之,他能躲过夏吟的眼睛在嘴里多含了一颗,却躲不过刘喜的!

????“王爷,将军府来人了!”

????“将军府?”夏吟一怔,自己是很久没有见到家人了呢!心里突然就涌起一股暖流,她真是有些想家了!

????“是的王妃,是夏一帆将军前来拜访!”

????“快请!”司徒昊沉声吩咐,拉起夏吟的小手,两人一同朝花厅走去!

????“哥哥!”看见依旧俊朗的夏一帆,夏吟往前一蹦就要朝夏一帆的怀里跑去,夏一帆笑得明朗,也做好了迎接夏吟的准备!

????可是,突然横在两人中间的男人是怎么回事?

????“王爷?”夏吟撞在了司徒昊怀里,不解的抬头,她跟自家哥哥抱一怎么了?

????“……”司徒昊脸色微红,他的妻子,怎么可以去抱别的男人,即使,那个男人是她的哥哥也不行!

????夏一帆微怔,随即便明白了司徒昊的想法,同为男人,他完全理解司徒昊的占有欲!

????囚禁,最是无情帝王家(6000+)

????言情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