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94】胸前的紫痕(万字大更)

作品:《豪门婚恋,甜心宝宝天价妈

????豪门婚恋,甜心宝宝天价妈 作者:莫颜汐

????【94】胸前的紫痕(万字大更)

????那头传来了叫他的声音,是接着就是嘈杂的脚步声。(。 ?!他低低地说了句“我知道了”,便匆匆挂掉了电|话。

????沐青梨手机贴在耳边,深埋着头,好半天才慢慢放了手,把手机递给萧陌。

????“别哭了,哭得好丑。”萧陌掏出手帕,往她脸上轻轻擦了一把,又笑着说:“我没有不正经,我是在伺侯嫂子。”

????沐青梨夺过帕子,在脸上捂了会儿,吸了吸鼻子,轻声说:“谢谢,真不必管我,你忙自己的事去吧。”

????“我能忙什么,我和他不同,我只管吃喝玩乐。”萧陌笑笑,手拦住了打开的电梯门,另一手护着她出去龛。

????萧陌的司机正在陪点点玩,这是位五十多岁的大叔了,胖胖的,满脸的笑容,正弯着腰,拿着吹肥皂泡小塑料给点点吹了满天的肥皂泡泡。

????点点仰着头,咯咯地笑。

????小孩子真容易快乐啊!只是这随时会破灭的泡泡,也让她开心得像拥有了整个世界区。

????如果大人的快乐也如此容易,多好!

????“妈妈,你看。”点点扭头看到了她,伸出手指,在一只泡泡上轻轻一点,泡泡炸开,冰凉的水到她的脸上,点点又咯咯地笑起来。

????沐青梨抱起她,向萧陌和司机大叔道谢,大步往大门外走。

????“沐青梨,为什么这么见外,一家人。”萧陌紧赶一步,用力拉住她的手臂,低声说。

????沐青梨扭头看着他,勉强笑了笑,轻声说:“没事,我回家,你也回去吧,谢谢你。”

????她抱着点点,快步了台阶,往医院大门口走去。

????夕阳渐沉,街灯渐亮。这人间的天堂已经准备好了开始迎接夜晚的狂欢。一辆辆装载着不同面孔的车从沐青梨面前匆匆而过,奔向各自的世界。

????她站在站牌,双臂紧紧地抱着小女儿,盯着公交车开来的方向。这家医院离她家太远了,只有一趟直达车,等了十几分钟,也不见过来。

????萧陌的车就在十步之外的地方停着,他靠在车上,抱着双臂,静静地看着这对母女,不,是看着沐青梨,墨瞳里难得的不是桃花光,而是一丝又一丝、轻轻拍打的涟漪。

????于他,于季容越来说,沐青梨带给他们的感受是全新的,她倔强地行走在萧陌和季容越繁华的世界里,背影单薄,双肩削瘦,可就是让人感觉到一种力量,她是那捧华光里,唯一的一束白光,干干净净地照进你的眼中。

????他突然放双臂,大步往沐青梨身边走去,不待她反应,先把点点给抱了过来,一臂抱着,另一臂搂住了她的肩,带着她大步往自己的车边走。

????“走了走了,我嫂子怎么能坐公交?你脑袋里的筋是什么做的?牛皮吗?这么固执!你把公交车的钱给我就行了,我不嫌钱少,钱少我也赚。”他不由分说地把沐青梨母女两个塞进车里,自己也坐到了后排上。

????“诶……”沐青梨跌坐进去,被他挤到了另一边。

????“男人照顾女人,天经地义,你再别扭,我可生气了。”他碰上门,让司机开车。

????他一向这样热情的,不过以前总想动手动脚,现在人是安份了,可这热情还是让沐青梨觉得别扭。

????哪有男人无缘无故对女人好的呢?

????她靠着车门坐着,抱过点点,转头看萧陌,很是防备的神情。

????“得了,我不会对你怎么样,若不是季容越了命令,我才懒得来对别人的女人献殷勤,我是欠他一条命,还不清。”萧陌嗤笑一声,拉着点点的小手说:“要不要吃巧克力?不给你那个笨妈吃。”

????“你是笨叔叔!”点点立刻抱紧了沐青梨的脖子,冲他做了个鬼脸。

????“呵……你还真是沐青梨的乖女儿!”萧陌捏捏她的小耳朵,笑着说:“完了,我也想找个女人生个丫头去了。”

????“赶紧去,晚上就去……”沐青梨小声说。

????萧陌笑笑,低声说:“让你爸再给我生一个我这样的……”

????沐青梨的脸色立刻就变了,看他一眼,低头给点点整理裤脚。

????“行,我打嘴,乱说话。”萧陌在曹杨那里听过验血的事了,再会说话的嘴,也说不出好听的话来,往嘴上轻拍了一,闭目养神。

????车里很静,不时有音乐声闯进车窗里,是流行甚广的那首神曲“江南”。点点跟着节奏哼,小脚一掸一掸。沐青梨的手指轻轻地扣在她的腰上,脸在她的小脸上轻轻蹭。

????萧陌又扭头看母女两个,突然说:“哦,我知道季容越为什么突然春|心大发,sao情狂长了。”

????“说什么呢!”沐青梨用手肘抵他一,小声抱怨,“你就正经不了几分钟。”

????“沐青梨,男人能在你面前安份,那他就不是个男人……哎……”萧陌的耳朵被沐青梨狠拧了一,痛得一拧眉,盯着她说:“沐青梨你是第一个敢拧我耳朵的女人。”

????“你妈就没拧过你?”沐青梨问他。

????“我妈的脾气在外面跟炸药一样,在我面前跟绵羊一样。”萧陌揉着耳朵,沉吟一,低声说:“沐青梨,你不肯去他家,和小姨是不是相处不好?”

????沐青梨沉默了会儿,摇了摇头。萧陌为人大大咧咧,若话传回去,倒说她这未进门的媳妇挑拔是非。

????“小姨那人我知道,她什么事都闷在心里,悄悄算计,姑父那年出轨,她在外面像没事一样,跑回来在我妈面前哭,那年我十五岁,我永远都记得她披头散发,滚了一头一身泥水的样子,她可从来没有那样过。她非常好强,爱面子,爱完美,是死也不肯认输的性子。所以你和她相处得用巧劲,懂不懂?她毕竟是长辈,你嘴一甜一点,她也没办法挑你的刺。在季容越面前,也不要说她的什么话,他一向很维护小姨。”

????沐青梨怔了一会儿,轻声说:“可是……她那么年轻嫁给伯父,伯父还出|轨?”

????“鬼知道怎么回事,脑子被驴踢了。季老太爷很喜欢我小姨,很快就把那件事压了去,那个女人就那么消失了,季容越那段时间在英国念书,没人敢告诉他,这件事是他们家的忌讳,我告诉你,是让你明白,我小姨看上去温柔,骨子里比你还犟,你硬碰硬,你别想嫁进去,不如来嫁给我,我妈是披着虎皮的小绵羊,好骗、好欺负,不出半年,你能把她的钱骗光……”

????“又不正经了。”沐青梨手肘往他胳膊上撞了一,没好气地责备他。

????这时候,沐青梨对萧陌的感觉好多了,萧陌喜欢漂亮的女人,爱开玩笑,可仗义、记情。

????“嗯,哄你笑一还真不容易,季容越比我厉害。”萧陌揉了揉胳膊,笑着看窗外。

????车已经到了她家小区外。

????沐青梨抱着点点车,小声说:“萧陌,我不请你上楼了,家里很乱,回请你吃饭。”

????“好,我不去,不就怕我占你便|宜!”萧陌头伸出车窗外,冲她挥了挥手指,咧嘴一笑,瞳仁里跌进了路灯的光,暖融融的。

????嗯,这就是一个暖融融的男人,难怪他说,就算分手了的女人,尽管心碎成了一片一片,还要念着他的好,盼着他回头,他就是天生的女**害!

????看着她上楼了,萧陌还盯着那楼道看,司机大叔转过头问萧陌,“萧总,你这样盯着,难道也春|心大发了?”

????“老张,你胡说什么呢?”萧陌不自然地转过了头,干咳一声,手指在椅上轻轻掸了掸,“我晚上找谁来陪我……薇薇,静静?走吧,我请你吃饭。”

????“我不吃,送你过去,我还要陪我老婆去看话剧。”老张从后视镜里瞟他一眼,笑着说:“你呀,真和你爸一样,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沐小姐说得对,你就安份不了三分钟,你要是哪天想通了,要结婚,我给你包红包,一千块。”

????“老张,我这是要赚你这一千块呢?”萧陌脸都绿了,指指他,没好气地斥责。

????老张呵呵笑着,油门一踩,往前驰去。

????萧陌在后座闷了会儿,突然对什么薇薇静静兴趣全无,懒洋洋地说:“我回家,睡觉去。”

????“好嘞,养足精神,明天继续泡妞。”老张又笑起来。

????“老张,我要开除你。”萧陌往前俯去,在他的肩上拍了一。

????“我也应该养老去了,我还答应我老婆去威尼斯……”

????“再说吧。”萧陌往后一靠,脑子里蓦地又钻进了沐青梨的脸,他甩了甩头,深吸了一口气,闭上了眼睛。

????老张没再开玩笑,从后视镜中看他一眼,打开了音乐。

???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莫颜汐:《抢婚总裁太重口》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????沐青梨刚给点点洗完澡,把她抱上床,忙着收拾家里,给沐刚的床上换上厚一点被褥,还有枕头,应该睡什么枕头呢?她忙来忙去,不敢让自己安静。

????到了十点多,丁晟打电|话进来了。

????“伯父怎么样?”

????“情况还稳定。”沐青梨揉着酸痛的腰,长吸了一口气。

????卫生间里突然传来一声巨响,沐青梨吓了一跳,赶紧把手机一丢,快步往卫生间里跑去。

????原来是挂在墙上的热水器掉来!墙壁上脱落了好大几片瓷砖,裸|出里面的深褐色砖块,水管裂开,水哗啦啦地往外冒。

????沐青梨抓着几条毛巾往水管上捂,这还是年前换的新热水器,估计是螺丝没上紧,卫生间里一直潮湿,瓷片又老化了,所以才导致这种状况。

????可现在怎么办?这栋老房子的水闸水表都在楼的窖井里,那偌大的水泥块儿,她搬不动啊!年轻人大都买了新房,迁去了夜光耀眼的高楼大厦里,楼楼,住的都是老人,比这房子还老!

????她把毛巾往水管上紧紧缠了好多转,跑出去翻出了起子和扳手,拖鞋也没换,先去敲隔壁老王叔的门,叫上他一起去楼关水闸。

????老王叔披了棉袄来,沐青梨正挽着袖子,用力往上提那块大水泥板。老王叔跑过来,和她一起往上用力拽。

????这大家伙,纯粹是考验人的力量的,沐青梨和老王叔试了好一会儿,也没能挪动分毫,点点趴到窗口冲着面大喊,“妈妈,好大的水……”

????“你回床上去,别出来。”沐青梨大喊了一声。

????点点的身影从窗口消失了,可又哇地一声大叫。

????这丫头摔跤了!

????沐青梨丢了扳手又往楼上冲,老王叔看着她的背影连连摇头,小声嘀咕,“为家里没个壮丁怎么行?”

????一辆车疾速进来,猛地急刹,停在离老王叔不远的地方。

????丁晟从车里跳来,大步过去,一手握在水泥板的拉环上,用力一提,水泥板就出来了。

????“是青梨家的坏了?”

????老王叔连连点头,拿着手电照了半天,找着了沐青梨家的水表。

????丁晟接过扳手,把生锈的开关拧来,水表停止了转动。抬眼看楼上,沐青梨把头探出窗外,见到是他,连连招手。

????“上来,快上来。”

????丁晟把水泥板放回去,和老王叔一起上了楼。

????此时的大院门口,一辆车黑色的奔驰正停着,院中昏暗的灯光,不足以让人看到只露出一点车头的豪车。

????车里的司机往里面张望着,看到丁晟上去了,扭头问坐在后面的人,“他上去了,夫人,我们还上去吗?”

????“回去。”清淡的女声传出来。

????“可季总交待过,如果他回来问我怎么办?”司机有点犹豫,扭头看向古夏岚。

????“就说家里没人。”她的声音依然淡定,车里的光落在她的脸上,双瞳里凝聚着不耐烦的光。

????司机慢慢倒车出去,两边的高墙挡住车的影子,一点点地退出,然后利落地打了方向盘,驶往路灯明亮的大街。

???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????卫生间里的水漫到了客厅,点点踩到水滑了一跤,把膝盖给磕破了,正坐在沙发上掉金豆儿,小手使劲摆:“我不要擦药……”

????“摔破皮了,就得擦药,不然发炎了怎么办?”沐青梨举着红药水,要往她腿上涂。

????“不要擦药,不要药……”点点仰着小脑袋,咧嘴大哭,双手摆得更快了。

????“发炎了就更痛,你不勇敢了吗?”沐青梨摁着她的腿,把红药水快地抹上去。

????“啊啊……呀呀……”点点的腿一顿乱踢,哭得更大声了。

????“哎呀,一点都不勇敢,妈妈的乖点点怎么可以不勇敢?”

????“我不要勇敢。”点点仰起脸,抽抽答答地看沐青梨。

????“嗯,那我们就明天再勇敢吧。”沐青梨又从热水瓶里倒了热水过来,给点点擦干净身上的污渍。

????丁晟从卫生间里出来,脱了外套,挽了袖子,在工具袋里翻找了一会儿,又拿着扳手起子进去了。

????沐青梨把点点抱到床上,过来看他。

????“膨胀螺丝我没办法打进去,热水器应该没事,给你先挂在这边。水管给你缠好,今晚别用水了,明天请师傅来修……”他弯了两只铁勾子,把热水器挂在毛巾架上,扭头看了她一眼,拧拧眉,低声说:“你衣服湿了,怎么不去换件?”

????“那你放在这里,我自己来收拾。”沐青梨叮嘱了一句,回房换衣服。

????湿的主要是袖子和胸口,里里外外换了一套出来,丁晟已经在做卫生间的卫生了。水很多,得用拖把拖了,再往马桶里拧干水,再继续拖。

????沐青梨拿了抹布过来,蹲在地上吸干拖不净的水,丁晟扭头看了她一眼,继续拧拖把,水声淅淅沥沥地在狭小的卫生间里回响。

????沐青梨发现,当真正走近一个人之后,都会有让她意外的另一面,比如生了一双桃花眼的萧陌,骨子里是仗义,并不真的坏。又比如丁晟,削瘦神秘,却是鼎鼎大名的宫家的人,还会面条、会修东西……还有季容越,看上去冷酷薄情,实际上热情到能融化了她……

????沐青梨总是忍不住想季容越,想他这时候到底在干什么,那些人叫他干什么,他爷爷如果去世了,他是不是还要呆上很多天才能回来?

????她埋头往前,没注意丁晟正把拖把往后靠,去拧布上的水。

????“丁晟,你怎么来这么快?”她随口问着,一抬头,那木棍就戳到了她的胸前。

????女人的胸很娇|嫩,而他用力拧水,那木棍往后一甩时也用足了力,她痛得赶紧捂住,长吸一口凉气。

????“怎么了?”丁晟赶紧伸手,沐青梨赶紧往旁边闪开,他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中,然后迅速收了回去,扭过头,低声说:“对不起。”

????“没事。”

????沐青梨当着他的面,也不好意思总捂着,转过身,拉开领口往里面张望了一眼,看不清,只觉得痛极了。不好意思看太外,也觉得不应该太娇气,于是迅速松手,继续蹲到地上干活。

????丁晟拎着拖把出去,开始清理客厅里的水渍。

????“丁晟我自己来就好了,你回去休息吧。”沐青梨跟出来,小声叫他。

????“我找你来,其实是因为你的初稿必须交了,上回我让你修改的地方,你改好了吗?”丁晟转过头,浓眉拧了一,低声说:“明天还不寄过去就来不及了,只怕你已经忘了。”

????沐青梨一拍额头,她哪还记得起这事?

????“现在马上改,那你真帮我搞卫生啊?”她丢开拖把,跑到阳台的小工作角,匆匆拖出自己的设计稿,又打开装笔的小箱子,开始画图。

????丁晟把卫生间和客厅的水渍拖干净了,又自己过去泡了茶,坐在沙发上休息。

????“对不起啊,让你自己动手,抽空我一定好好感谢你。”沐青梨看他一眼,埋头画稿。有两张图的细节要改动一,所以晚上她得把两张图都重画出来。

????丁晟走过来,拿起一张看,低声说:“画你的图吧,集中精神。”

????沐青梨小声说:“其实你现在是董事了,为什么还要呆在内|衣部呢?做女装成衣的设计,你会更有名气,你是有特殊爱好吗?”

????“专心做事吧。”丁晟拿着那张图走开。

????沐青梨真是想努力集中精神,可总有杂事在脑中晃来晃去,那些烦恼如同海草一样,在脑子里纠缠摇晃,画着画着,就错了,纸换了一张又一纸。

????丁晟又转过头来看她,黑亮的瞳仁微微紧了一,去厨房倒了杯茶给她,低声说:“起来,我来帮你画。”

????“不行,这是我的稿,看出来怎么办?砸自己招牌。”

????沐青梨摇摇头,低头看自己画得糟糕透顶的图,线条歪了,颜色也涂错了,从来没有这样糟糕过!

????她这套设计采用了青蓝两种颜色拱配,一共五套,丁晟给其中两套提出了意见,她觉得很中肯,可是这几天一直没空重画,还真忘了这件事。

????“你师承于我,我们两个画的图差不多。”他拉她走开,坐到了她的位置上。

????“可是……”沐青梨还是有些犹豫。

????“行了,这系列的名字,你定好了吗?”

????沐青梨点点头,小声说:“青鸟。山海经·西山经里记载,又西二百二十里,曰三危之山,三青鸟居之,主为西王母取食,传说和凤凰一般大,喜水、冰,浑身通白,散发蓝光,形态优美,可幻化成人。青鸟象征着幸福,在西方还代表快乐,青鸟还象征着对梦想与希望的追求。”

????丁晟转头看她,低声喃语,“青鸟。”

????“女人很辛苦,尤其是想做出点成绩的女人,兼顾家庭和事业不容易。女人都是青鸟,努力地,往幸福。”沐青梨蹲在他桌边,拿出另一张画稿,看着上面的青蓝线条,轻声说。

????丁晟盯着她的侧脸,沉默良久,低声说说:“那就叫青鸟。”

????沐青梨拖来椅子,趴到饭桌上画另一张。

????她还是不专心,不停地改,不停地换纸。

????丁晟一直埋头,没再和她说话。

????一画便是好几个小时,丁晟已经画完了最后一笔,她还在精心地描绘颜色,地上散落着若干张画废的纸。

????“你回去休息吧,我明天送公司去。”沐青梨看他一眼,声音哑哑的。

????“算了,你赶紧画,我给你带过去,免得你再跑一趟。”丁晟挥挥手,往沙发上一倒,闭眼休息。

????沐青梨不敢再开小差,在胳膊上死掐两,让自己打起精神来。

????凌晨四点半。

????丁晟倒在沙发上睡着了,沐青梨终于结束了,看了看丁晟画的那张,她师承丁晟,受他影响很大,这两张图确实很像。

????青蓝二色勾绘出青鸟的翅膀,在模特身后展开,每一片羽都精细生动如风在轻抚。

????丁晟翻了个身,从沙发上掉来,摔得一声闷响,闷了会儿,转头看向正瞪着她看的沐青梨。

????“画好了?”他揉着脑袋,爬起来,去看她画的稿,好半天,才声说:“青出于蓝胜于蓝。”

????“还有一句,长江后浪推浪,前浪死在沙滩上,丁晟快把你现在霸占的位置让给我,当你的老板去吧。”沐青梨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,和他开玩笑。

????“咕噜……”

????她肚子里响了几声,揉了揉,起身往厨房走,“你坐,我饺子吃。”

????“有鸡蛋吗?我早上习惯吃两个煎鸡蛋。”丁晟跟过来,拉开冰箱。

????“有的,我来给你煎。”沐青梨找出两个鸡蛋,准备烧水,可是拧开水龙头才想到,没水呀!平常都习惯准备日常用水,最近不同,她不时会住那边,爸爸又总生病,把这好习惯给抛了。

????“算了,就煎两个鸡蛋吃吃吧,反正五点了。”丁晟抬腕看了看表,揉了揉额头,过来接过了鸡蛋,麻利地开始往锅里倒油。

????“你怎么会做饭的?”沐青梨双手撑在水槽边,好奇地问他。

????“我为什么不能会做饭呢?”丁晟好笑地问她。

????“就是觉得你……不像会做饭,你衣服脏了,我给你出干洗费。”沐青梨看看他的衣服,轻声说。

????“嗯,要请我吃饭,要给我干洗衣服,还有什么?这么见外干什么?我以前就这么伺侯我妈的。”他翻着鸡蛋,扭头看她。

????沐青梨长叹一声,双手在衣服上擦了擦,小声说:“如果我没有婆婆就好了。”

????“傻话……难道他不要他妈生出来?”他曲指在她的额上弹了一,忍不住发笑。

????“你可千万别弹我,我一肚子火呢。”沐青梨曲指也往他额上弹。

????可他一个反手,就抓住了她的手腕,呼吸微微一沉,“什么火?”

????突然发觉不太对劲,扭头一看,那个应该在国外的男人,季容越就站在厨房门口,满眼愕然地看着他们二人。

????“季总。”丁晟缩回手,瞳光微微一闪,关掉了火。

????季容越点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,转身走到客厅的沙发边,看了看丁晟丢在上面的外套,把自己外套往椅上一丢,扭头看向跟出来的沐青梨,那黯沉冷漠的瞳色,让沐青梨心里直发怵。

????他一定是昨天午接了电\话就往回赶了,马不停蹄过来,让他看到她和丁晟在这里说笑……“我给你倒茶。”她小声说了句,去饭桌上拿杯子。

????季容越环视了一眼客厅,看到散落一地的画稿,低声说:“你先吃东西。”

????“你别误会……”沐青梨扭头看他,轻声说。

????“误会什么?”季容越抬眼,盯住她的眼睛。

????丁晟这时走出来了,淡淡地说:“洗手间坏了,我过来帮忙,我先走了,青梨。”

????季容越没起身,双手靠在膝上,眼帘轻垂了一,再扭头看沐青梨,沉声道:“还不送你师傅楼?”

????沐青梨知道,他生气了!

????季容越在男女的事上很小气,以前就警告过她千万不要犯这方面的错。

????送丁晟楼之后上来,季容越站在床边看点点,双手插|在裤兜里,听到脚步声,他微微侧脸,淡声说:“你和他连过了两夜。”

????沐青梨绞了绞手,没出声。

????他转身走过来,停在她面前,沉声道:“你想人陪,有萧陌,甚至还有刘东升,我没意见,丁晟是什么人?你有没有看到他看你时的表情?你是真傻,还是装着不知道?”

????“我……我行得端坐得直……”

????沐青梨想解释,可马上被他打断了。

????“什么又叫如果没有婆婆就好了,你们两个怎么了?”

????“没怎么。”

????“没怎么为什么非要住在这里?前晚昨晚都接不回去,萧陌来接也不行,妈来接你,你也不回去,你真没原因?我只给你一次机会,你不说,以后我都不会问!”

????他的语气愈冷,盯着她的双瞳里隐隐掀着怒气。只为她一句想他,抛那么大摊子事,以及还在重症监护室的老太爷赶回来,想给她个惊喜,难道就让他看这个?

????“季爸爸。”点点的声音响起来。

????二人转头看,点点正从被子里钻出来,一抬腿,小睡裙晃动着,露出涂满红药水的膝盖。

????季容越走过去,抱点看了看,长指抚过她的小膝盖,又抬眼看着沐青梨,指了指她说:“现在就给我换衣服楼,别想在我面前再说去丁晟公司上班的事。”

????沐青梨抓了抓头发,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要怎么说,说古夏岚不理她不喜欢她……萧陌提醒过她,不要在季容越面前说长辈的坏话。

????她心里闷,越发地不好受,过去拉开了柜子,把衣服往外拿。

????“不要带这些了,我没给你买衣服吗?赶紧穿外套,走。”季容越站起来,拿点的衣服往她身上套。

????“哎呀呀,好痛,好痛。”点点坐在床上,捂着肉|嫩嫩的小腿大声叫。

????季容越拽过了被子把她一包,抱着就走。

????沐青梨睡裤换到一半,见他这样走了,赶紧往身上胡乱套好衣服,拿了包和自己的电脑追出去。

????“拿这个干什么?你先把孩子照顾好再做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事。”季容越扭头看到了,夺了她手里的电脑就往房间里丢去,伸手扒开她,用力碰上了门。

????“你……”沐青梨顿时被噎了个半死。

????她真不想去面对古夏岚,可她现在能发脾气吗?他连夜赶回来了,十几个小时的机奔波跋涉,确实不是想来看她和丁晟在厨房里煎鸡蛋吃的。

????曹杨在楼等着,拉开车门,帮着他把包着大被子的点点放到后座上。

????这一路上,季容越没再出声,坐在副驾座上休息。沐青梨和点点坐在后座上,不时悄悄看他一眼。

????到他家的时候,刚刚七点。

????古夏岚还在睡觉,让保姆把点点带去洗澡换衣上药,季容越自己也进了浴室。

????沐青梨在外面等他,十几分钟他就出来了,比平常快许多,腰上围着蓝色的浴巾,把擦头发的毛巾往旁边一丢,直接上了床,看也没看她一眼。

????沐青梨不知如何是好,怔了半晌,轻声说:“我给你做早餐去。”

????他这时才睁开眼睛,转头盯着她看,冷冷地说:

????“家里有人做早餐,有人打扫卫生,有人洗衣服,有人照顾点点,你到底为什么要犟着住在那边?你说以前过得辛苦,现在我已经给你承诺了,可是沐青梨,你得告诉我,你到底是为什么要和丁晟在一起住两晚,还要假腥腥地说想我?”

????沐青梨沉默了会儿,轻声说:“不是假腥腥……等你气消了再说吧,我去洗脸,等还要去医院。”

????不等他回答,她赶紧冲进了卫生间,拧开水,狠狠地揉了一把脸。当委屈不能当成委屈来倾诉的时候,那才最磨人,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赶回来。

????婆婆古夏岚一定没有在他面前说过她的坏话,她却和别的男人说不想要婆婆……该死的!怎么会这么凑巧?怎么也没人和她说一声他会回来?

????她先前来的时候,还没来得及换里面的衣服,洗漱出去,从衣柜里找衣服穿。

????里里外外的衣服,古夏岚都给她置办好了,而且清洗过,用花瓣香熏过,散发着天然的清香。

????她做得这样滴水不漏,沐青梨却已经输了一局。

????拿了件粉色的毛衫出来,刚脱了身上的旧衣,就听他叫她。

????“你过来。”

????沐青梨转过身,他的眼神突然又一沉,掀开被子过来,手掌一把揽住她的腰,视线落在她雪|嫩的胸前,一块新鲜的紫红色就染在左边的雪色之上,扎眼得很。

????“怎么弄的?”他抬眸看她,手指轻覆上去,正好两指宽的痕迹。

????“打扫卫生间的时候撞了一。”她伸手掩住,退了一步。

????他紧盯着她,呼吸渐沉,手指一个用力,痛得沐青梨尖叫起来,赶紧推他的手。

????“沐青梨,我再警告你一次,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招!”

????“你……”沐青梨眼眶红了红,死命忍着眼泪,咬着牙忍了半天,才小声说:“没有耍花招,季容越我要是想找有钱男人,早就找了,不必等着你来,请你不要这样看我。”

????“是吗?难怪上一次要一起上船去。”他冷笑一声,盯着她反问。

????沐青梨又被他噎着了,胸|脯急剧地起伏着,又退了一步,紧贴着衣柜冰凉坚硬的门,小声说:“你让我穿衣服,我要去医院了。”

????【哎哟,我又更了万字,求各种热情的吻,热情的怀抱,各种猛|浪的强行扑倒……】

????【94】胸前的紫痕(万字大更)

????言情海